繁體版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霸气书库 > 激情小说 > 乱伦系列 > 第 34 部分阅读

第 34 部分阅读


小说名:乱伦系列  作者:未知

    大进大出的光头壮汉,也频频探头探脑想瞧一瞧美人啃狗屌的淫贱模样。

    而白素虽然被看得双颊飞红、胸膛急耸,但她不但双手没有停止动作,而且还将嘴巴凑向卡特那抖擞不止的大龟头,她由前端开始轻含慢吞、一厘米一厘米地缓缓往下吞。

    当她终于将卡特那颗像被刀削过的大龟头整个吃进嘴里时,只听阿豪「咕噜咕噜」地吞咽着口水闷叫道:「喔,干!光看这一招人生就值得了,妈的!真是开了眼界!没想到高贵的白素是这么会玩的大浪货!」

    听到阿豪的话以后,白素怀嗔带痴地瞟视了他一眼,然后便满脸委屈的展开吞吐和舔舐,并且更进一步吃下大半支的猩红柱身,她那时而柔情似水、时而饥渴万分的口交技术,加上她那幽幽怨怨和羞惭胆怯交换不停的神情,几乎叫那群围观者全都流出了口水。

    而被人狗合力奸淫着的绝色尤物,似乎也越来越陶醉、越来越沉沦,彻底坠落到肉欲的漩涡中而不自觉,她开始一边吃屌一边哼哼呵呵,两条修长白皙的光滑玉腿不仅高举向天,还不断地临空蹭蹬,那辗转反侧的激情扭动、以及那淫荡狂放的绝美容颜,堪称是至淫至美、既野又浪的一代性后!

    这时光头壮汉再度加快驰骋的速度,他像要把白素的鼠蹊部撞烂似的,不但拼命的顶肏冲刺,还一直大叫着说:「干死妳、干死妳!干死妳这个骚屄!噢…

    …喔……真紧、真舒服……喔,真是个千古难逢的大浪屄!」

    随着他昂扬的叫声,白素双脚忽然倏地落在光头壮汉的背上,而且立即紧紧地夹缠住他的腰部,而她原本是在吸吮卡特的嘴巴也瞬间静止下来,然后,只见她和光头壮汉同时浑身发抖,两人一起不断打着寒颤,白素更是双手紧抱着卡特的屁股,嘴里「咿咿唔唔」的溢出令人销魂蚀骨的浪哼。

    就在她们两人像癫痫病发作般的抖簌个不停时,老赵突然发出了不知是咒骂还是赞赏的音调说:「肏!这浪蹄子竟然跟阿宝一起高潮了!他妈的,白素,妳干脆帮阿宝生个胖儿子好了。」

    只听光头壮汉马上接口傻笑道:「好、好,白大妹子,我就帮卫斯理来帮妳下个贱种吧!哈哈哈,这样我就是妳的不记名老公了!呵呵……真是赞呀。」

    听到这些不伦不类的贬抑之词,白素只是以她如痴如醉的细玻а凵瘢√舳褐苁碌厣ㄊ幼琶扛鑫Ч壅咭谎郏幼潘愫鋈煌鲁隹ㄌ氐男珊煅艟撸婕从窒裨诒硌萏丶及悖豢谝ё×税虢氐拇蠊晖罚构室饴冻隽脚沤喟椎谋闯荩弥谌饲宄目醇钌钕萑牍晖啡饫锏难兰狻!?br />

    卡特被她咬得发出一声悲狺,牠四肢齐曲,痛得想要逃跑开去,但白素却紧紧咬住牠的大龟头不放,同时又用舌头温柔地舔卷着牠突出的马眼,那种既痛楚又爽快的双重感受,让卡特胡乱的打起转来,也不知牠是要脱离白素的牙齿箝制、还是快乐的想要奔驰。

    就在这个兵慌狗乱的时刻,只听汪亦达怪叫起来说:「看、你们大家赶快看……!哇……白素竟然在吃狗的精子!」

    没有错!只见白素仰起下巴、牙齿仍然咬着卡特的大龟头,而卡特则抖着屁股,正在一股股的射出牠透明而黏稠的浓精,那大量喷发出来的精液,叫白素根本来不及躲避、也来不及吞食,只能任凭那些精子直接灌进她的喉咙里,或是从她的嘴角反溢出来,流满了她泛红的香腮。

    一群人全都看得瞠目结舌,隔了好一阵子之后,小高才如释重负的吁了一口大气说:「肏!天底下竟然有这么淫荡的贱女人,而且还是个内外兼修、气质高雅的绝代佳人。」

    就连方老板也忍不住指着不断在吞咽狗精、有时还会舔几下嘴角的白素喟叹

    着说:「没话说,白老大这个独生女确实是我玩过最美最淫、也是最耐干的好货色!」

    而眼波流转的白素,则狂野而放肆的瞥视着每个男人,她那种火辣辣、像是要喷出烈焰的眼神,似乎是在寻找下一个作爱的目标、也像是在向在场的男人宣告:「再来吧!谁是下一个?」刚离开白素身体的阿宝,低头看了看手表,然后他便探头从铁窗往楼下看去,似乎在等待什么。

    而白素又开始忙着应付置身在她两腿之间,正在调整姿势想要把牠的大狗屌插入她体内的卡特,加上汪亦达也忙着要把肉棒塞进她的嘴巴,所以白素根本不晓得,这时候在大楼门口正有一部黑色的罗斯莱斯房车停下来,而从车上陆续走下来的五个人,除了司机,还有三个身材极为矮小的老人,至于最后下车的那个身影,正是要把白素推落万丈深渊的神秘人物。

    请点击→进入〃激情裸视聊天室〃开放注册三天送出1000个帐号

    '4 楼' | Posted: 2006…04…01 02:45

    路过天堂

    级别: 一星会员

    精华: 0

    发帖: 6

    威望: 3 点

    文心币: 35 文心币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6 点

    注册时间:2006…03…29

    最后登录:2006…04…15

    而眼波流转的白素,则狂野而放肆的瞥视着每个男人,她那种火辣辣、像是要喷出烈焰的眼神,似乎是在寻找下一个作爱的目标、也像是在向在场的男人宣告:「再来吧!谁是下一个」刚离开白素身体的阿宝,低头看了看手表,然后他便探头从铁窗往楼下看去,似乎在等待什么。而白素又开始忙着应付置身在她两腿之间,正在调整姿势想要把它的大狗屌插入她体内的卡特,加上汪亦达也忙着要把肉棒塞进她的嘴巴,所以白素根本不晓得,这时候在大楼门口正有一部黑色的罗斯莱斯房车停下来,而从车上陆续走下来的五个人,除了司机,还有三个身材极为矮小的老人,至于最后下车的那个身影,正是要把白素推落万丈深渊的神秘人物。

    汪亦达的龟头才一顶入白素的口腔,卡特也趁白素一个分神之际,迅捷地将它的大狗屌干进美女湿淋淋的小穴里,白素知道自己已经全然没有抗拒的余地,索性双腿大张,让卡特可以轻松的长驱直入,如愿地一插到底;而汪亦达也趁势反扳住白素的两只足踝,这样他不但可以借力使力,更可以看清卡特每一个抽插的动作,方便他采取和卡特一致的行动。

    就这样,断断续续哼哦着的俏白素,不但迎合着卡特强悍的冲刺和顶肏,也同时『啧啧』有声地吸吮着男人的龟头,她不管那群旁观者的鼓噪和揶揄,只是努力地应付着上下两根硬梆梆的大肉棒,就像被揿开了欲望的神秘按钮一般,白素的理智虽然一直在她内心深处不断喊停,希望能阻止她继续沉沦下去,但她惹火而敏感的胴体,却对阳具的侵袭乐不可支,她尽管脑海中还残留着一丝清明,但她渴望得到更多刺激与高潮的肉体,却顽强地把她拉进一层比一层更堕落的性交渊薮,白素的灵魂只好无助地越来越靠近魔鬼的身边。

    汪亦达在白素火热的口交招待之下,并没办法支撑多久,只听他仰着头闷声叫道:「喔喔干又爽出来了!」白素似乎吞下了全部的精液,她吐出了汪亦达萎缩的阳具之后,便像在和心爱的男人作爱一般,不但那双修长白晰的玉腿紧紧交缠在卡特背上,就连双手也是紧搂着卡特的躯干不放,而卡特奸淫女人的经验可能颇为老到,它一察觉白素有了更加热情的反应,竟然也翘起尾巴一阵急摇乱摆,然后便抖动着屁股,疯狂地加速冲撞起来,尤其在白素被它干得忍不住发出愉悦的呻吟时,它还进一步把热呼呼的大舌头,伸到白素的双唇间轻柔地舔舐,显现出一付狗畜牲向美女索吻的诡异模样。

    白素羞赧地看了方老板他们那些旁观者一眼,然后便丁香暗吐,迅速地用舌尖点触了一下卡特的舌沿,只听卡特发出一声古怪的低狺,接着便躯体打颤,口水涎流在白素的鼻尖和嘴上,弄得白素不知如何是好,而卡特却是越玩越来劲,它不但舔遍了白素整个脸蛋,最后还执拗地把舌头停留在美女的双唇上,顽固地等待着白素和它接吻。

    当白素再度伸出舌尖舔卷着卡特的狗舌头时,有好几个男人发出了闷哼和呻吟,对正在犹豫不决,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和大狼狗接吻的白素而言,旁观者发出的那种声音,对她而言简直就成了最有效的催情剂,她眼光一溜,瞥见每个人都一面紧盯着她、一面在用力虐待着自己的阳具,索性便放胆地香舌尽吐,火辣辣地和卡特的大舌头缠绵起来,在一阵热情如火的舔卷、呧触之后,白素终于让卡特的舌尖滑入自己的口腔内,那一大片湿软而温热的舌头挤在口腔里,令白素不由得感到即将窒息,她发出像是极为辛苦闷哼声,但四肢却反而更加用力地缠抱着她的狗情人。小高和阿豪两个人看得眼睛几乎都要凸了出来,只听小高咬牙切齿的低吼着说:「干!真是天生的荡妇!连狗鸡巴都这么喜欢。」

    小高才一说完,阿豪也啐骂道:「妈的!老子今天算是开了眼界,真没料到白素是这么下贱的女人。」

    白素听到他们的话以后,并不感到难堪或羞耻,反而用她水汪汪的媚眼扫视着他们俩,她脸上不但充满妖艳而淫荡的神情,嘴角甚至还浮出了一抹诡谲且暧昧的微笑,接着,白素在毫无预警的状况下,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闪电行动,一把将卡特抱滚在地,变成由她跪骑在卡特小腹上的姿势,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别说方老板他们大感意外,就连卡特也因为猛然被白素骑在胯下,而显得有些惊慌和狼狈,它狺狺低吠着想要起身逃开,但白素双膝一夹,根本不容许它多作躲避和挣扎,只是,那根已经滑出阴户的狗屌,任凭白素怎么旋转香臀去迎合和迁就,最多也只能套进龟头部份而已,不管白素跪在卡特身上怎么努力,就是无法如意地将整根猩红的大狗屌塞回自己的阴道里。披头散发的白素知道再忙下去只怕也是徒劳无功,因此,她臻首往后猛仰而起,把她那头如云秀发整蓬拋回脑后,然后她咬着下唇,似笑非笑地环顾了众人一眼,随即便起身悬空跨坐在卡特的阳具上方,接着右手一探,握住胯下那根粗壮的大肉棒,便往自己的秘洞里直塞,配合着她缓缓沉降而下的雪臀,终于构成了分毫无差的方位,顺利地一寸寸套进了整根大狗屌。

    白素开始聚精会神的套弄起来,而这种直上直下的交媾姿势,似乎深得一代尤物的喜爱,只见她时而仰头闭目,哼哼呵呵的撅嘴喘气,时而又垂首凝神,好象在细细品味,但不管她怎么摇摆套弄或是旋转颠簸,白素却是怎么也不肯让卡特的龟头再度溜出她的阴唇,就像深怕被爱侣拋弃一般,白素亲蜜而温柔地骑乘着卡特的大鸡巴,她有时单手撑地轻套缓骑、有时则双手扶膝雪臀大落大起,每当她的内阴唇被肏得外翻显露出来的时刻,总是让每个男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而白素竟然像是在表演色情秀似的,她开始双手紧握着卡特的大肉棒根部,自己则抬高屁股,然后把秘洞口瞄准大龟头,在阴唇与龟头接触以后,她便淫荡地摇乳摆臀,时而左右磨擦、时而前后刮刷,痛快淋漓地玩起挑逗自己的游戏,而那种轻重缓急皆任凭自己主导的磨屌乐趣,很快地便使她失神的呼喊着说:「噢啊好爽、好舒服喔喔我的好卡特噢呀人家爱死你的大龟头了噢呼、呼。」看到这里,连方老板都忍不住捶胸顿足的叫嚷着说:「喔,真是有够淫有够贱!肏我从来就没见过骚成这样的女人。」另外则是匍匐在白素背后,目不转睛盯着这一幕的阿耀和翁纬,他们两个人也不约而同叫了起来,只是阿耀叫的是:「哇!我又喷出来了!」

    但翁纬叫的却是:「肏!大家快看白素在喷淫水。」经翁纬这么一叫,每个人的眼光立刻全都集中到了同一个地方,只见白素的两片阴唇间不断地溢出粘稠而透明的液体,不但淋湿了卡特泛紫色的大龟头,更延流而下沾满了白素的柔荑,而羞得连乳房都发红的白素,虽然想停止自己磨屌的动作,但那锥心蚀骨的绝顶快感,却叫她丰满诱人的胴体爽快得完全失去了自抑力,那根本不听指挥的躯壳,开始打着冷颤,一次又一次的发起抖来,就在最后的痉挛爆发以前,白素便开始银牙互撞,冒出了一阵阵可怕的异响,接着便听到她「唏哩呼噜」的不知在说些什么东西。

    就在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等待她再次泄身时,白素却先发出了像狼嚎般的嘶吼声、然后才激烈颠簸着屁股,仰头闭目,嘴巴朝着天空,犹如即将断气时的鱼儿,大口呼吸着空气,而随着她突然跌坐下去的身体,卡特那根硬得像木棍的大肉棒,霎时整根顶入了美人体内,连一点缝隙都没有遗留,而那大量涌出的液体,立刻淹没了卡特的腹部。呼噜完了的白素,开始转为哼哼哦哦的呻吟,高潮过后的她依旧沉醉在快感的余韵中,贪婪地不肯结束人狗交欢的变态快乐,不过尚未满足到的卡特,已经不耐烦地挣脱了白素的压制,它翻身站立起来以后,马上跑到白素背后,它两只前脚一搭便抱住美人的腰肢,而趴跪在地的白素,虚弱地回头望了卡特一眼,便乖巧地抬起雪臀,让卡特轻松地顶进了她湿糊糊的秘穴内。一场激烈的抽插于焉开展,白素被干得气喘嘘嘘、娇啼不已,她时而五体投地、鬓发散乱,时而双手撑地、仰头叫爽,但有大半的时间她是臻首低垂、长发悬荡,似乎有意把她羞得不敢见人的姣美脸蛋,藏在发丝后面去避开众人的眼光。

    但是这时的小高已经看到忍受不住,他忽然冲向前去,一把抓住白素的秀发,便硬生生地将她的脑袋提了起来,虽然白素充满醍醐味的俏丽脸蛋已仰对着他,不过小高还是来不及把龟头塞入美人嘴里,便一股脑地激射而出,那到处胡乱飞溅的精液,有些射在白素的脸颊、有些射在她的发际,有些则喷在地面,只有几滴是幸运地溅射在美人唇间;小高大概有点不甘心,他凑向前,握着他那根还没完全软化的工具,把沾粘着精液的龟头挤压在白素的双唇上磨擦着,直到白素伸出舌头把那些残留的精液完全舔干净,小高才满意地退了下去。小高才刚走开,阿豪随即又补位上来,他也一样来不及把龟头插入美人嘴里,便忍不住射了出来,那白中带黄的浓精一股喷在白素优美而高雅的琼鼻上、一股则溅射在她嘴边,直到第三股浓精奔窜而出时,才堪堪被白素伸出的舌头适时卷入口腔里,一滴都没有遗漏在外,然后阿豪才憋着气,痛快淋漓地将全部库存灌进白素咽喉里,那来不及被吞咽下去的精液,延着美女的嘴角淌流而下、滴落在地。

    方老板是时间拿捏得最好的一个,他在把大肉棒插入白素嘴里抽肏了几下之后,才松开闸门大举泄洪,那不停涌出的精液让白素来不及吃下去,泰半都溢出她的嘴角,滴得满地都是白花花的水印。

    而方老板在痛快地发射完以后,满足的吁了口大气,转身走了开去,这时候阿宝正想要递补上来,却又忽然停下脚步,而且迅速向门口迎了上去说:「董事长,您怎么提早回来了」白素抬头望向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阳台,她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那个人,没有错!那不是超级富豪陶启泉还会是谁只是陶启泉看起来似乎年轻了许多,而且神采奕奕、精神抖擞,他笑逐颜开地望着满脸精液的白素邪恶地问道:「怎么样白素,我这群手下把你招待的不错吧呵呵狗屌干起来滋味如何呀」

    白素目瞪口呆的楞在当场,既没有答腔、也忘了卡特还在后面抱着她的纤腰猛顶猛肏,她不知道陶启泉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更摸不清楚方老板他们和陶启泉又怎么会扯在一起接着当白素看到陶启泉身后出现的那三个矮人时,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她害怕并不是因为那三个类似侏儒、头大如斗的小老头,脸上那种杀气腾腾又阴森森的恐怖模样,事实上白素会打从心底寒冷出来,是因为这三个年龄都已过百的武林败类一旦出现在这边,那便表示卫斯理必然已经出事,而且可能是凶多吉少的成份较多!因为白素比谁都明白,这神鞭三矮宋氏兄弟的重现江湖,代表的是什么意义。

    而卡特似乎也凛于神鞭三矮的肃杀之气,竟然吓得翻身想要逃离,但是它那根原本就塞满在白素秘洞里的大东西,在它旋转身体跳回地面的瞬间,也许是因为磨擦过于激烈的关系,还是它原本也刚好接近了临界点,竟然就在这个时候,它龟头部份隐藏的蝴蝶结状硬块,突然整个翻了出来,那不规则状的坚硬大肉块深深的卡在白素紧张的阴道里,就像一个有倒勾的箭簇嵌进肌肉里那样,除非是把肌肉硬生生的撕裂开来,否则根本不可能拔得出来。就这样白素的雪臀碰撞着卡特的屁股,毫无选择的随着卡特的移动,时而倒退着爬行、时而被粘拖着绕圈子,她并不想如此狼狈不堪地被一头大狼狗一面奸淫、一面拖行,但那紧密卡在她阴道内的大肉结,却迫使她只能亦步亦趋地随着卡特做出反应,就算白素敢拼着下体被扯裂的痛苦,却也不一定能摆脱卡特那根倒插在她体内的恐怖巨根。

    因此,白素只好无奈地在一大群男人的围观下,像条发情的母狗般,随着卡特羞愧至极的在阳台上胡乱爬行,那满身闪亮的汗水以及满脸粘稠的精液,加上那双骯脏的手掌和跪红了的膝盖,显现了无比下贱与淫秽的氛围,而每当卡特吃力地迈出步伐时,白素便蹙眉合眼,像是痛苦异常地发出哀戚的呻吟,但看她频频甩动秀发回头望向卡特的眼神,却又是充满了兴奋的模样,而这幅一进一退、狼狗拖着美女爬行的兽交华尔滋,连陶启泉都看得有些发呆。

    卡特至少又拖着白素绕了两个圈子,陶启泉才大马金刀的站到白素面前说:「来尝尝我这根刚从瑞士惠勒医院整形回来的大家伙吧!白素,你可是第一个见识到它的浪蹄子喔。」

    白素仰望着陶启泉高傲的下巴,知道自己根本没得选择,所以便顺从的伸出右手,拉开了陶启泉的裤裆拉炼,她趁着要从内裤里翻出肉棒的时候,低声的问着陶启泉说:「卫斯理,你们把他怎么了」

    陶启泉低头看着她说:「放心!卫斯理和原振侠都还活着,不过,你父亲用来禁锢神鞭三矮的那个八卦无象阵,现在却轮到用来对付自己的女婿和原振侠,哈哈,这也算是作法自弊了!」白素一听卫、原二人都没生命危险,总算稍微松了一口气,但她也担心着白老大的安危,所以又追问道:「那我父亲呢」这次陶启泉以一种意味深长的眼光睇视着白素说:「白老大自从和雷九天一起和你乐透以后,过了不久便宣布退出江湖,并且昭告天下,把七帮八会总瓢把子的位置让给了雷九天,而他自己则躲回那个八卦无象阵里去当缩头乌龟了!呵呵当真是作法自弊、害人又害己。」

    对于雷九天的企图和野心白素并不感到意外,但对白老大用来禁锢神鞭三矮的八卦无象阵,白素却只听白老大提过几次,根本连那地方在哪里都不晓得,白老大只是告诫她一但神鞭三矮有重现江湖之日,则必定是邪魔当道,天下永无宁日之时,至于为什么白老大对禁锢神鞭三矮这件事会说的语焉不详,似乎有难言之隐,白素虽然也感到纳闷,但始终都还是不知道答案,不过,若是卫斯理他们是被困在那个阵式里,那么白素至少已经可以肯定,那地方若非在法国便是在瑞士,而且应该就是这次吸引卫、原二人去探险的秘境,只是白素自己目前也沦为任人宰制的物品,尽管她心中还有许多谜题待解,却也只能徒呼负负、完全捕捉不到要领。这时候陶启泉主动配合白素,让白素掏出了他的胯下之物,当白素一眼望见自己手中握的那根半软不硬的阳具时,不禁睁大了眼睛,她难以置信的盯着正在迅速膨胀起来的巨物,突然间她像抓到了毒蛇般,猛然甩开了手中的大肉棒,随即倒抽了一口气,两眼发直地盯着眼前的东西;而陶启泉则往前耸动了一下屁股说:「怎么样见识过这么大的工具吗」白素望着眼前那根至少超过一尺长、粗如棒球棍的暗紫色大屌,忍不住惊呼道:「怎么变这么大呀你是不是动过手术」

    陶启泉呵呵大笑道:「是到瑞士加工了一番,但是还没真正使用过,嘿嘿本来想让你白大美人第一个享受、享受,不过现在我已经改变主意,因为我决定叫木兰花成为我这根科学怪屌的第一个女人!所以,你和我的那项协议也不必履行了,哈哈,以后靠我自己就可以去猎取那些我想弄上手的美女,而不必再利用你去设局得到她们了。」

    白素脸色霎时苍白一片,她知道自己一旦失去利用价值,那么她那些淫秽至极的录像带必定很快就会流入市面,而且,陶启泉接下来还不晓得要如何摆布她的命运,想到这里,白素急忙向陶启泉说:「你答应过我只要在三十天内把木兰花骗上你的船,你就会销毁那些片子,怎么可以突然毁约呢陶启泉阴狠地盯着她说:「虽然离我们约定的日期还有五天,不过你根本狠不下心把木兰花骗来让我们玩,所以我只好自己来了,哈哈因为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望着陶启泉那付得意而邪恶的嘴脸,白素没来由的感到一阵胆寒,她尽量使自己保持着冷静说:「但是我真的接触过木兰花、也打算再过两天就请她到我家里来的。」

    陶启泉猛地收回他那根大工具,并且一边拉着拉炼、一边摇着头说:「你的谎话说得一点也不高明,白素,你知道木兰花现在身在何处吗」白素跪在地上,不敢随便答腔,因为听陶启泉的语气,木兰花的行踪只怕真的已叫人掌握到,所以她只好保持沉默。

    陶启泉随即又跟着说:「你根本不知道对不对老实告诉你吧,白素,木兰花目前人在澳洲,但是再过一小时,她就会从雪梨飞往印尼,等她抵达她那间渡假别墅以后,我们也很快就会赶过去安慰她寂寞的心灵,哈哈哈搞不好她连屁股都洗干净在等我们了!」

    白素忿怒地问陶启泉说:「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和他们为什么联手起来陷害我你是个富商,为什么要对付我们一家人」

    陶启泉耸了耸肩说:「第一,因为我喜欢玩奶子又大又挺的美女。第二,我最讨厌假仁假义的黑社会份子,就像你父亲和卫斯理这种自命侠义之士的人,在我眼中看来只不过是比小憋三更可恶的黑道人物而已,哼就跟那些贪污的条子没两样,本来就应该好好的教训、教训!」

    白素又急又气的争辩道:「你、你简直变态!怎么可以这样善恶不分」

    陶启泉并未与她争论,他只是低头看了看手表之后,转头对神鞭三矮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过去吧。」被戴上皮颈圈并且双腕也被反铐在背后的白素,赤裸裸的被一大群人押出了征信所,由陶启泉带头走入电梯以后,除了神鞭三矮和阿宝以外,其它人并没有跟下楼,只是全都目送着白素被陶启泉带走,看方老板他们对陶启泉那付毕恭毕敬的模样,白素忍不住瞪了汪亦达和翁纬一眼,她不明白罗开怎么会交上这种下三滥的朋友。

    白素被带上那部大房车时,有些忐忑不安的问道:「你们要带我去那里」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车子缓缓地驶向昏沉的夜色中,白素望着车窗,企图能看出自己是在哪条道路上前进,但她根本不必费心,因为车子已经驶进了游艇码头区,就在车子逐渐减速下来时,白素便看到了一艘停泊在岸边的豪华游轮,而在船舷上一字排开地站了整排黑衣人,白素估算着他们至少超过三十个人,而且看起来有点有熟,但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儿见过这些黑衣人,所以她冷冷地问陶启泉说:「你什么时候也养了这么多手下」

    陶启泉诡异莫名的笑着说:「我可指挥不了这群日本忍者,呵呵,事实上他们每个人都已经享受过你美妙的身体了!哈哈就在你家里喔,还记得吗」

    白素怎么可能忘记那一夜的事她气急攻心的怒叱道:「你这卑鄙小人!你为什么要雇日本人来糟蹋我」

    陶启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雇他们的是温宝裕而不是我,你要怪就怪你自己长得太美丽动人了,色不迷人人自迷,温宝裕那小鬼怎忍受得了你的无边魅力呢」

    白素难以置信的低呼道:「怎么可能是小宝」

    陶启泉笃定的告诉她说:「就是温宝裕!因为卫斯理告诉他太多故事了,所以他才懂得聘请卫斯理的死对头来帮忙他得到你。」白素皱着眉头寻思着说:「卫的死对头是谁」陶启泉指了指那排黑衣人说:「他们全是同一个师父训练出来的忍者,而那个师父的名字是──石川清一郎!」

    「啊!」白素忍不住低叫道:「石川清一郎他不是已经死了」

    陶启泉淡淡的说道:「你不知道一流忍者全是九命怪猫吗何况再加上现代的高科技相助,忍者的功夫就更加恐怖了。」白素凝视着陶启泉说:「你带我来这里要做什么是不是想把我交给石川清一郎」

    陶启泉点着头说:「没错!你是我和石川合作的贡品之一,而且他要你要的很急迫,否则在把你交给他之前,神鞭三矮至少也要狠狠地干你个三天三夜!」陶启泉说罢便打开车门,示意神鞭三矮把白素带下车去,而白素在一脚跨出车门时,猛然回首望着陶启泉说:「如果你敢把我那些影片流出去,我死都不会放过你的!」

    但陶启泉只是毫不在意的耸着肩说:「给你一个良心的建议,白大美人,如果石川清一郎喜欢你,那你最好乖乖的服侍他,让他把你留下来当押寨夫人,否则他若把你丢给他那些手下去蹂躏,等他们把你玩够了、也调教到差不多的时候,我想你如果不是被送到银座去卖淫,便是到新宿或浅草表演虐待秀给那些观光客欣赏,呵呵,在那充满台湾与香港观众的秀场里,说不定你会碰到许多熟人捧场喔!白素气得闷哼一声,转头便钻出车厢,但陶启泉下流的声音依然在她身后飘荡着说:「白素,别使小性子,万一石川把你送到横滨的小酒吧去接客,那些黑人水手可是非常粗鲁的,小心天天被你那些恩客掴耳光喔。」

    白素还想回头骂他,但神鞭三矮连拉带扯,粗暴异常的将她带往船桥走去,赤身露体的白素光着脚丫,走在湿冷的码头上,微寒的夜风吹拂着她飘散的长发,凄凉的灯光将她哀伤的身影拖得好长、好长,就在船桥的中央,当神鞭三矮把她交给三个黑衣人掌控之后,白素在确定神鞭三矮已经转身走下船桥的那一瞬间,忽然仓促发难,因为她知道这是她摆脱悲惨命运的唯一机会,所以她双肩一沉,不顾一切地用后脑勺撞击跟在她背后那个家伙的鼻梁,只听那人惨叫着往后翻跌下去,而就在白素身边那两个黑衣人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那一剎那间,白素左肩使劲撞开一人、右脚一招又狠又准的小外切,立刻踢碎了第三个黑衣人的脚踝,然后她一个鹞子翻身,便跳下了漆黑的海面,尽管双手被反铐着,但白素依然以一个优美至极的姿势,在自杀之前展现了她雄厚的武学根基,在她坠入水面以前,她清楚的听见许多人的叫嚷和谩骂声,然后。。。。。。

    全文完


分享到:
←←←←先分享,后下载!免积分!!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目录  下一章节 (快捷键→)
自动
滚屏
速:-
本站小说都来自网友上传,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个人小说推荐及在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专区>>
Copyright (C) 2014 http://www.shuku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霸气书库